00

  即使白子寻内心有所震惊,依然将云碧雪的表情看在眼里,他笑了笑道:“伯父,可惜什么”

  “可惜两人感情那么好,玉琴姑娘一走呀,整个鬼谷就变了。”

  陶老伯说着,叹息不已。

  云碧雪觉得,自己不能亮出身份来,一定不能让人觉得跟母亲有关系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她觉得,那样不方便行事,更不方便救黎伯父。

  黎伯父那样的人,一看就是很厉害,而且俊逸高雅,神秘如清风一样。

  如果母亲曾经喜欢黎伯父,是如何看上父亲的呢

  她记忆中,父亲长的极好,就是身份背景比不上鬼谷传人,毕竟宁安市的云家,如何能跟鬼谷比呢不知道母亲心里是不是会有落差。

  总归云碧雪是越听,心里越好奇疑惑。

  “老伯,那玉琴母不是,是玉琴伯母她能力如何”云碧雪内心有些无奈,没想到有一天提到母亲的名字,还要称呼伯母,都是形势所逼。

  她迫切的想知道,母亲的能力如何,如果母亲能力强的话,她心里就稍有安慰了,这样一来,她就相信母亲一定还活着,因为她有能力让她和父亲安安全全的。

  一提起这个,陶老伯突然来了精神,“你们是不知道,那玉姑娘,真的是天纵奇女子,所学所掌握的样样不比男子差,其实她的能力根本就不比谷主和司无影差,她聪慧灵动,学什么都快,还能举一反三,其实就连鬼谷之中的阵法,都是玉琴姑娘学的最好,但是”

  云碧雪听着,本来心里稍有放松,但一听但是这两个字,心又跟着提了起来,都提到了嗓子眼了。

  云碧雪不敢表现的太过殷切,忍着没直接问。

  白子寻是懂云碧雪的,他紧跟着问道:“老伯,但是什么”

  “但是,玉姑娘她的心思不在其他所学上,就在作画上,她就喜欢绘画,研究画作,为此谷主特意带她去看各种画展,拍买各种名贵画作,哪怕后来玉姑娘离开,谷主依然保留那个画室,就连现在,司无影也不让人破坏画室。”

  云碧雪心思动了动,都是痴情种呀

  母亲都离开了,依然保留着原来的东西,那为何他们不找母亲呢

  以鬼谷的能力,完全可以寻找到母亲的,为何没找

  还是已经找到了,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

  白子寻继续问道:“陶老伯,照这么说,那司无影对玉伯母,也很好”

  “嗯,是很好,只不过在很早之前的时候,因为有谷主在,所以司无影只是默默对玉琴姑娘好。”即使陶老伯不想承认,但这也是事实。

  云碧雪听着,心想,看样子,其实这个司无影也不坏,只是性格有些怪异。

  接下来,云碧雪和白子寻又了解了一些情况,陶老伯也都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。

  “看我,光顾着说了,云姑娘,你快吃饭吧,在不吃饭,你老公该着急了。”

  每次陶老伯一说这个,云碧雪就有些尴尬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