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谢黎墨派出如今谢氏内部高层前去接待所有人,而他这个时间便是在听风院,和白子寻待在一起。

  谢黎墨从未想过,自己和白子寻如故交一样,如此投机能说的上话来。

  其实最主要的是,自从上次白子寻跟自己说过他和云碧雪很可能是有前世的羁绊,他的心便一直无法平静。

  所以最近,他对自己的夫人,无论是行为还是说话,都有些霸道,其实就是想将她牢牢的锁在身边,不想有一丝一毫的变故。

  他的这种心情不足为外人道,也只能在白子寻面前说一说,而白子寻很是博学,通晓古今,了解很多事情,能给他开解一二。

  而且自从白子寻救过他们,帮助过他和碧雪,而且他也了解白子寻的君子之风,对他比较信任,所以这段时间,无事的时候,两人经常会交谈一番。

  每一次交谈,谢黎墨都感觉自己能躲了解一些东西。

  白子寻也是如此,谢黎墨的思维和知识之多,能开阔他的视野。

  两人其实相交虽晚,却也如朋友一样相处着。

  “今日,你也去外面看看吧,或许能有不一样的发现也说不定。”

  两人如今说话也无需客气,有什么直接开口彼此便心照不宣。

  白子寻点头道:“也好,不过有什么需要格外注意的人”

  谢黎墨毫不隐瞒的道:“无名州联盟会的幽主,黎千幽,此人对我来说比较重要,到时候你可以观察一二。”

  “好,你相信我看人的眼光,我便出去看一看。”

  谢黎墨嘴角一扬,拿起桌子上的茶道:“来以茶代酒,喝一杯。”

  “怎么不喝酒”

  “夫人管的严,若是喝酒,晚上只能单独睡了。”

  白子寻挑了挑眉心,“是吗我想云碧雪不会是这样的性子。”

  谢黎墨摇了摇头道:“瞒不住你,其实自从她生完孩子身体不好后,我便不喝酒了。”当初那位老前辈说过,当时阿雪的身体要忌酒,他便养成习惯,滴酒不沾了。

  白子寻感慨道:“你对她很用心,若是真有前世今生,而你又和你的先祖有所相似,你当如何”

  谢黎墨知道先祖受过情伤,但是具体怎么回事,他并不懂,但就如同白子寻所说的这样,他当如何

  其实他心中也没有具体的答案,他闭了闭眼睛,再次睁开,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,“先祖是先祖,我是我,当下的才是最重要的,谁都不能拆散我和阿雪。”

  白子寻喝着茶水,也悠然开口道:“其实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,当下的才是最重要的,其余的都是虚幻的,千年已过,谁又知道事情是真是假。”

  谢黎墨心有宽松,但似想到什么,脸色又一沉,“前段时间,阿雪总是做梦,梦中总跟先祖的经历有一些关系,我担心她”

  白子寻放下茶杯,看着谢黎墨揪心的神色,接过他的话道:“你担心她还会继续做这种梦”

  谢黎墨叹了口气,承认道:“不错,我确实担心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