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一旦开始,这一刻的皇逸泽,根本就无法停下来的,实在是他的丫头太迷人,对他的魅惑极大,而他也太想太想

  所以当云碧露开了口,皇逸泽便不会再停下来。

  他要让她成为自己的,牢牢的将她握在手心,宠在心口。

  云碧露身体都酥麻的如水,若不是皇逸泽压住她,她估计就虚脱的坐在地上了。

  这一会,她身体就出了汗。

  皇逸泽的手如电流,一点点的划过流连忘返,让云碧露都随着他的节奏而动。

  “唔皇逸泽”在颤栗中,她只想叫他的名字。

  以前她的皇逸泽,表面上一副高冷禁欲的样子,没想到,这刚开始,还没进入主题,就是如此猛烈。

  云碧露不确定自己待会能不能承受得住,但是就算是疼,她也要坚持下去。

  她一想到左一说的话,想到他之前折磨自己,她就咬牙,她今日还就是要给了皇逸泽。

  云碧露要真固执起来,那是从不退缩的。

  皇逸泽身体紧绷的厉害,涨疼的厉害,“丫头,我恨不能现在就办了你”

 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,咯咯的笑了,原来不是她一个人在受折磨。

  而且她开心的是,她的皇逸泽,也有说这样话的时候,她很愿意听。

  看着云碧露笑,皇逸泽眼底一暗,点火的越发强烈了,他要让云碧露身心只有他,再不会想别的,哪怕分心去笑也不行。

  这一刻,皇逸泽霸道的占有欲全部激发了出来。

  男人在这方面,骨子里天生有这种霸气。

  皇逸泽将云碧露口腔的呼吸都吞噬掉,狂风暴雨也不如他吻的激烈。

  “唔呼吸都”云碧露此时无论说什么,都是破碎的音调。

  云碧露娇艳的脸上,染满了情动的色彩,带着致命的诱惑。

  这个样子的云碧露,让皇逸泽头嗡的一下有些炸开,全身都疼了起来,某一处更是疼的厉害,只有他知道,他需要丫头,他继续和她成为一体。

  皇逸泽的唇瓣和双手并用,让云碧露跟着沉沦,只陷入他营造的浓情里,感官更是越发清晰了。

  “你你故意折磨我呜”

  这种带着委屈的声音,更是刺激皇逸泽,他按住云碧露的双手,哄道:“丫头,我想听你的声音。”

  尤其她破碎的音调,那种带着委屈可怜的声音,让他更想狠狠的欺负她,内心有些发狂发狠

  皇逸泽拖住云碧露,她的双腿更是如蛇一样缠上。

  皇逸泽知道他的丫头已经忍的差不多了。

  云碧露有些受不了的捶打皇逸泽,她越来越空,她需要什么,他是一清二楚的,可是他故意折磨人。

  “傻丫头,不想伤害你,你想要的,我都给你,我说到,就会做到的。”

  说着,皇逸泽便抱着云碧露,大跨步的朝卧室走去。

  皇逸泽将云碧露放在床榻上,被床单衬托的,她的肌肤如雪般迷人,尤其她的衣服已经散开了大半,这种若隐若现的既视感,更加刺激的人血脉喷张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